通知公告

 欢迎访问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网站(http://www.fysey.cn)!

 欢迎访问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网站(http://www.fysey.cn)!

秋思
来源:颍州晚报作者:马怀业发布时间:19-09-16浏览次数(647

《颍州晚报》2019916A16版 颍岸风·奎星楼

马晨露

 

 

 

 

前年的中秋节,我爱的姥爷走了,去年中秋节,我爱的大舅也走了。

曾经一部电影里说,人的一生,要死去三次。第一次是在身体机能停止运转的时候,在生理上宣告了死亡。第二次是在别人来参加葬礼的时候,在社会中宣告了他的死亡,从此在社会里不会再有他的位置了。第三次是当世间再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,他才真正的死了。我是多么不舍,害怕有一天,会记不清他们的模样。

人活着的时候,只是事情多,不计较白天和黑夜,一旦死了,日子就堆起来了。

那一年的寒冬,周末一大早,我们一家从阜阳回老家来看望姥姥和得肺癌晚期的姥爷,到家已是上午九点多了。姥爷和姥姥在家等我们一起吃早饭,为了做一顿可口的早餐,姥姥忙着用冻得通红、不太灵活的双手调菜、擀馍皮,姥爷披着军大衣,戴着深色鸭嘴帽,虽然身体不好,却打起精神,坐在矮凳上歪着头,耐心地烧锅,为我们做地锅咸馍吃……

在姥爷离开后的半年里,妈妈和姥姥经常哭得撕心裂肺,不愿接受姥爷已永远离开我们的现实。

谁能料到,全家人还没能从姥爷离开的悲痛中走出,大舅也走了。

记得在我第一次参加高考失意时,大舅专门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给我鼓励,给我信心。而在我二次备战高考的紧张时期,却传来了关于大舅的噩耗。我的心痛得不能自已。

我现在觉得人生是有永远这回事的,比如,亲人走了,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

所有流过的眼泪都不是无用的,那些思念和痛苦,至少还让人没有忘却。只要他们还在我们心底,就不是真正的告别。

有人说,让人成长最快的方式,就是让他面对死亡,我觉得很对。泪落抬头,突然想起苏轼的《水调歌头》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
上一篇下一篇


 

站内搜索:

 

 
 
进入编辑状态